主页 > O维生活 >曾被喻为下一个詹皇!在镁光灯下迷失的「全美第一高中生」有望未 >

曾被喻为下一个詹皇!在镁光灯下迷失的「全美第一高中生」有望未


曾被喻为下一个詹皇!在镁光灯下迷失的「全美第一高中生」有望未O.J. Mayo应该是一名超级巨星的。

在他高中生涯早期搬到辛辛那提郊区后,Mayo用了高二和高三整整两年做最好的LeBron James模仿秀,积累了大量的荣誉——2届俄亥俄州篮球先生,蝉联了美联社Division III年度最佳球员称号,他还带连续三年获得美联社的票选冠军——因为吸引了太多的观众,他的母校不得不寻找更大的场馆供球队比赛用。在他高三赛季的二月,Mayo吸引了16202名球迷来到现场,观看了North College Hill高中对战全国排名第一的Oak Hill Academy的比赛,这创造了俄亥俄州史上的记录。

随后,Mayo回到他家乡的西维吉尼亚州,在那里他上演了高中生涯最炫目的一场表演:在州冠军争夺战的比赛中Mayo上演了41分10篮板11助攻的大三元表演,帮助Huntington高中拿到了连续第三个州冠军头衔。西维吉尼亚州体育作者协会因此将Mayo选为比尔伊凡奖得主,该奖项是授予州年度最佳男篮运动员的。

曾被喻为下一个詹皇!在镁光灯下迷失的「全美第一高中生」有望未

原本,Mayo预计和詹姆斯一样,直接从高中跃升NBA,但劳资协议新出台的规定阻止了他的计画。作为代替,这位多州的明星和全国第一高中生将他的天赋带去了南加利福尼亚州,在那里度过夏季假期时,他和一票NBA球星如Kobe Bryant、Kevin Garnett、Jason Kidd、Sam Cassell和J.J. Redick等人在临时比赛中过招。在一个赛季中,Mayo出场33次,平均得到20.7分4.5篮板和3.3助攻,三分命中率超过40%。他被选入太平洋十区最佳阵容,此后,在全国锦标赛首轮出局后,Mayo在NCAA违规指控的疑云之中宣布参加NBA选秀。

Mayo最初被明尼苏达灰狼在第三位选中,随后在一宗8人的大交易中被送往曼菲斯。曼菲斯送出首轮5号签选中的Kevin Love、Mike Miller、Brian Cardinal和Jason Collins。作为交换,灰熊在Mayo之外还得到了 Marko Jaric、Antoine Walker和Greg Buckner。一开始,曼菲斯看起来在交易中更佔便宜。Mayo看上去像是巨星胚子,他新秀年打满82场,在平均38分钟的上场时间内得到18.5分3.8篮板3.2助攻,三分命中率有38.4%而真实命中率则有53.9%。共有7场比赛他砍下30分或更高分。

Mayo没有中断他拿奖的势头。他被提名为新秀第一阵容,10月/11月和4月两次被评为西区月最佳新秀,在年度最佳新秀评选中位列第二,仅次于Derrick Rose但比Russell Westbrook高两位——这两人此后都获得了MVP。他的排名比Kevin Love、Brook Lopez、Eric Gordon和队友/未来的DPOY得主Marc Gasol要高。看起来灰熊中了头彩,他们的未来光辉灿烂,通过围绕天降巨星Mayo建队他们就能成为总冠军的有力争夺者。

然后,慢慢地,一切都开始分崩离析。

曾被喻为下一个詹皇!在镁光灯下迷失的「全美第一高中生」有望未对绝大多数球员来说,他们的表现遵循钟形曲线,上升至他们运动生涯的巅峰期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衰退。但另一方面,Mayo的职业生涯统计更像是大平原,从来没有显着改善。而某些统计类别中,他的菜鸟赛季更是代表了职业生涯的最高点。

在他的第二个赛季中,Mayo还是每场都先发出战,虽然他的平均得分有所降低,但效率更高了。他第一次砍下了职业生涯最高的40分,但他下一次的高分只有28分了。同时,这个赛季他共有11次得分个位数,比上个赛季多了4场。接下来一年他的表现大缩水。Mayo仅仅先发出战了17场,他的上场时间被砍掉了三分之一,而他的进攻表现更加不堪。到了新秀合约的最后一年,他已经被剥夺了先发的位置,他的得分——不管是场均得分还是每36分钟得分——从来没有恢复到新秀赛季的水準,同时他的防守也没有进步到足以弥补进攻端跳水的程度。

在一切看上去都很有希望的开始之后,灰熊基本放弃了Mayo。因为工资总额接近上限,曼菲斯没有选择与Mayo续约一份价值达到740万美元的合约。随后,Mayo南下来到了达拉斯,在那里他的表现似乎回暖了。他再次被委以先发,场均得分也超过了15分。但是他的表现在后半赛季开始褪色,赛季结束在与公鹿签订了3年2400万的合约后,他开始了为期三年半的螺旋形下滑。

他在密尔瓦基的第一个赛季,出场数达到了职业生涯最低,在此期间Mayo发现他成了健康问题和嘲讽的受害者。他的前队友Rudy Gay在被问及到Mayo的身材走形时告诉媒体:「(Mayo)说他受伤了,我猜他在威斯康辛受伤时还在大吃大喝。」Mayo在公鹿的第二个赛季表现略有回升,第三个赛季则被伤病毁了。但即便在他职业生涯统计数据最糟糕的一季后,Mayo和其他很多人一样,在等待属于他的大合约。

但是,他职业生涯的云霄飞车在此戛然而止。7月1日,就在NBA新赛季重开那一天,Mayo因为违反联盟的药物滥用政策,被禁赛两年。

这不是Mayo在NBA第一次违规了。在2011年1月,他因为类固醇检测呈阳性被禁赛10场,但长达两年的禁令意味着更糟的事情。NBA禁药政策只是对「滥用药物」进行禁赛,其定义为「安非他明及其类似物、古柯硷、致幻剂、鸦片製剂(海洛因、古柯硷和吗啡)和PCP(苯环利定)」,而这不是混合能量饮料。

然而,Mayo拒绝没有反抗的倒下。在他被禁赛不到两个月后,Mayo在一次机场採访中告诉TMZ上诉「在进行中」(或「没有进行」,取悦于你在问谁),而且他很快就会讲述他的故事。

但是如果他的故事真的讲出来了,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对他的粉丝、亲近的家人和朋友来说,Mayo彻底消失了,只是间或在社群网站上出现。他的下落很神祕,甚至促使了曾经报导过他的Ryan Jones搜寻了Bleacher Report。然而Jones只看到了耸肩和更多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

Jones在TMZ影片之后写道:「(Mayo)在此之后的公开露面都只是少数几个Instagram上的找遍,最近的是他新年前往非洲的旅程。」

照片当然无法保密。Mayo背对着镜头,右手抓着长矛在肯亚乾旱的沙漠中行走。这些照片在社群网站上传递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

Jan 7, 2017 at 10:17am PST

这些照片引发了人们的猜测——一些是调侃,一些不是——Mayo终于自甘堕落了?在如流星般崛起并承载了众多的期望之后,也许,仅仅是也许,Mayo陨落了。

但是,如Jones证实的那样,即使这样简单的结论也带来了更多的问题。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这一切是否可以预防?作为一名表现出色、正在成为巨星的NBA新秀,如何就这幺沦落了,在空蕩蕩的沙漠中行进?

然而,真相大白,那里确实有答案。事实上,Mayo很高兴的告诉他们,他拨开了笼罩在他头上的云层。你需要的只是足够幸运能和他一起旅行。

这是1月7日的晚上,西边的天空,太阳刚刚沉没于地平线下,但仍然将天空映得血色。在帆布制的临时帐篷外,大家仓促的聚集起来。Mayo还是穿着红色的长袍,蹲在地上,从水壶中抿着水,长矛放在他膝盖上,他的长袍比早上拍照片时更髒了。

喝完水,Mayo转过身来盯着我。有一段时间,一个想法贯穿我的脑海,促使我想问他问题。当时我已经做好準备,早上离开露营地便被要求离开了。

然后,Mayo笑了。巨大的劳力士金錶在落日的余辉中闪耀,他举起左手,手掌向前手指伸开。用右手的食指,勾过每一根左手的手指。「他们经常告诉你关于悲伤的五个阶段,」他说,接着将右手食指划入左手虎口,夹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之间,「他们不会告诉你这之间的黑暗空间,你一旦掉进去,永远无法爬出来。」

Mayo又从水壶中吞下一大口水,留下我在原地思索他说的这些话的意思。当他再次出来,看我脸上迷茫的表情,笑了。

「这部分旅程从新年夜开始,但实际情况是很早以前就开始了。」

故事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