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维生活 >拒绝「情绪勒索」与「道德骚扰」,最好的方法就是建立相处的界线 >

拒绝「情绪勒索」与「道德骚扰」,最好的方法就是建立相处的界线


情绪勒索,最常发生在父母子女之间,伴侣情人之间。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有关係的人们身上,因为在乎。如果你不在乎他,你就不会被勒索。就好像你看到路上在发公职补习班传单的,你会想理他吗?不会,因为你跟他「没关係」。

所以,感情越好的两人之间,越容易不自觉做出或接受被情绪勒索,尤其是「相依为命」的家人与伴侣。因为「很在乎」。在乎,所以希望得到对方的肯定。在乎,所以害怕失去对方。

曾有一位女孩(乙女),是甲男的女友。她与母亲(丙母)相依为命,她非常清纯、乖巧、听话、孝顺。

丙母反对女儿跟甲男在一起,她认为跟甲男在一起「没钱途」,叫乙女跟甲男分手,使用的手段包含生气、恐吓、一哭二闹三上吊。

乙女带着极大的痛苦,顺从了母亲的命令,因为她唯一仅存的家人只剩下母亲,她害怕母亲离她而去。所以任凭甲男如何努力,都无法挽留。丙母带着乙女远走,与甲男完全断绝联络。

乙女虽然听从了母亲的话,但是没过多久就崩溃了。她与母亲大吵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开始故意学坏。她抽烟、喝酒、飙车、刺青、打架、围事,并成为当校的大姊。作风远比当初的甲男还要兇狠。

她上床,跟很多不同的男人上床,不计其数,多到连她自己都忘记到底多少个了。多年后,甲男好不容易找到了乙女。他忧伤地问乙女为何要这样?乙女说:因为我真的好想你。

据说,人会因为太过想念一个人,而不自觉地去模仿那个人的个性和言行举止,所以乙女改变了自己。以上是情绪勒索的一个经典款案例。丙母使用了情绪勒索的手段,逼迫乙女就範,但换来的结果是悲剧性的:

丙母实质上失去了原本那位清纯乖巧听话懂事孝顺的女儿,丙母实质上并没有达到她自己当初想要达到的目。

丙母所做的,就是所谓的「我是为妳好」。情绪勒索的主要形式就是这个。客观上,甲男当时的条件也确实没有好到哪里去,所以旁人并不会支持乙女去反抗丙母。我们把形式换成其它场景,不管是升学填志愿也好,找工作也好,把男女朋友带回家给父母看也好。基本剧情架构都很类似,甚至一模一样的也所在多有。

拒绝「情绪勒索」与「道德骚扰」,最好的方法就是建立相处的界线

只有极端少数的人能从情绪勒索的状态中解除并重建关係。因为鬼岛强调「孝顺」甚至还将它立法成为法律条文。而绝大多数人对于孝顺的定义与认知是「无条件服从」,所以试图沟通或争取或反抗者,会被扣上「不孝孽子」的帽子,这就是道德骚扰。

情绪勒索非常普遍并严重地发生在几乎所有人身上。我们会不自觉地以诱发对方「罪恶感」的方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由于它发生在家庭里,发生在伴侣间,外人通常无法帮助,更别说介入处理。它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地,被延续下去,成为鬼岛最美丽的风景之一。它造成人们的持续痛苦,诱发心理问题,甚至导致严重精神疾病。因为长期被严重情绪勒索的人,人格会被扭曲成非常畸形的价值观。

我反对现行主流的处理方式,也就是各种叫受害者「自己思考、站起来、摆脱」的方式。这种方式可以放在「整套处理程序」的中段或后段,但绝对不能放在前端的一开始。人就受伤严重到倒下去爬不起来了,你还叫他自己站起来?你日子过太爽还是脑袋有洞?

所以我採取的做法是「强制介入」。在「整套处理程序」的一开始,当事者需要的是「与加害者空间上的隔离」,尤其是「已经演变发展成精神疾病」的当事者,我会在当事者授权下,把她带走。

空间上隔离可以解决什幺吗?当然不能,但它可以创造出机会。因为情绪勒索加害者最害怕的就是受害者离开自己。就是因为内心的空虚、恐慌、不安,加害者才会无所不用其极地去想要把被害者绑在身边。

该值得注意的是,情绪勒索,很多状况是双方同时是加害者也是被害者。俗称:相爱相杀!

我会将当事者带离一天或数天,安置在当事者朋友家,我家,或旅馆(我每个月的钱就是这样烧掉的),俗称「紧急避难」。藉由暂时将双方隔离开的做法,至少可以先缓和当下情绪非常激动的当事者,甚至可以避免已经崩溃到极点的当事者自杀。

只要一晚就好,就可救一条命。然后,才有开启双方沟通的机会。

就是因为伤害已经严重到无法靠自己站起来了,所以「必须有第三人支援」。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缓缓地起来,慢慢地继续走下去。而且,我常常扮演桥樑的角色,执行传话的功能。因为双方直接对话,往往又会各种崩溃。整个完整处理程序是以「月」为单位在计算的,甚至到「年」。

这是需要付出非常⋯⋯非常多时间与心力的事情,才有可能解决。必须慢慢来。你越急,状况就会越严重。

处理不好,就会进入我所谓的「两厅院」:医院及法院。事实上,进两厅院还算不错的了。因为很多当事者在我们还没来得及开启处理程序时,或因为伤害实在太大,承受不住,在半途就选择自杀,直接进殡仪馆。

在前端成功设立停损点之后,接下来才是慢慢开始各种谘商辅导治疗之类的。很多人排斥看身心科或精神科,觉得这是羞耻的,不名誉的。这很欠吐槽,所以我一定要吐槽。你感冒会去看耳鼻喉科,你肚子痛会去看肠胃科,你月经不顺会去看妇产科,为什幺他妈的心情不好就不能看精神科!

眼睛发炎,找眼科;肺部感染,找胸腔科;牙齿蛀牙,找牙科。人体所有器官都会有受到损伤而生病的可能性跟机会,尤其是大脑,大脑是全人体上下最複杂精密的器官,当然也会有受到损伤与生病的时候。

这时候,请洽询身心科或精神科。「规律服用」药物可以帮助你至少「设立停损点」,让伤害不要再继续加深扩大,维持继续生活下去的可能性。而长期心理谘商则可以帮助你有机会渐渐重建自己的价值,找回自己的人生,甚至过得比以前更好。

那幺,如何避免再度陷入情绪勒索呢?《情绪勒索》一书的作者提供了一个我很认同的方式:建立界线。界线,不是底线,两个差很多。

界线的概念其实很简单,就是当有人说出或做出让妳感受到不适的言行举止时,要立即且适当表达出来让对方知道。让对方知道妳的界线,对方才能避免踩线。就像我总是会在第一堂课就对学生说:

闷着,隐忍,「以和为贵」,这就是鬼岛最糟糕的价值观。以和为贵不是这样用的,不是什幺都得吞下了才叫做以和为贵。人都会有情绪,人都会有自己的习惯以及喜好厌恶,每一个人本来就都不一样。什幺都不说,会怎样?会产生误会,会累积压力、不爽,到最后就会爆炸。

所以,确实表达自己的想法,是正常、自然、且必须的。这样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才有机会融洽。你也不需要强迫一定要跟每一个人关係都很好,不需要!本来就是青菜萝蔔各有所好,有合得来的,自然也有合不来的。

但至少,在确实表达及良好沟通的前提下,我们就可以避免被伤害或自伤。至少,我们就可以不用再被看不见的沉重枷锁紧紧绑在自己的心中。

(以上,写于。此文为补充三月一日演讲时没机会讲到的细节,以及让没能来参与演讲的人也能接触到这个议题,并且作为《情绪勒索》与《道德骚扰心理学》的读书心得,诚挚推荐给大家这两本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