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生活坊 >奔腾的慾望之花──《纸之月》(纸の月) >

奔腾的慾望之花──《纸之月》(纸の月)


奔腾的慾望之花──《纸之月》(纸の月)

  角田光代自2012年出版《纸之月》获得25届柴田鍊三郎奖之后,此作陆续于2014年先后被拍摄成电视剧及电影,其中由日本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奖得主吉田大八执导、宫泽理惠主演的电影版本格外引人注目,这不仅是宫泽理惠沉寂一阵子之后,作为电影复出的作品,她也藉由此片一连摘下第27届东京国际影展最佳女主角奖、第38届日本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第39届报知电影奖女主角奖等大奖,藉《纸之月》梨花一角华丽的重返电影界。

  《纸之月》故事表面上似乎就是个生活单调无趣的家庭主妇梨花,因丈夫也不想要有孩子,因而尝试加入银行行员的工作,一次拜访客户过程恰好与客户孙子光太相遇,机缘巧合下陷入不伦之恋,并开始作假帐单盗取银行款项,接着是一连串崩坏的过程,从短暂借用一万元现金,到颤抖着销毁第一份存款单,最后变成能面不改色的在家印刷假的银行传单……梨花就这幺一步步向深渊走去,越陷越深。

奔腾的慾望之花──《纸之月》(纸の月)


  在叙述手法上,电影由两条线组成,一边是梨花小时候经历过的教会学校的捐助事件,一边是梨花盗用银行现金的现实路线,似乎表露着这样带点自我满足的虚无慾念早已于儿时的她心里生根。儿时的梨花为着对受惠对象回信的执着,于是偷取父亲钱包里的大笔款项,在已经不流行捐款的同时,将之投入捐赠箱,此举引起老师注意,进一步公开训斥这举止的不正确:「以不是自己能力赚取的金钱去满足自己的慾望。」这也是电影里叙述主轴所在。

奔腾的慾望之花──《纸之月》(纸の月)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是为什幺梨花出轨对象选择的是一个欠款、无用,也没有什幺能力的年轻男子光太,且恰似複製儿时所做所为:以一种救世主的高度,盗取银行用户的大笔存款,硬是要打肿脸充胖子给他还学贷?关于这点,也许要倒转回梨花刚成为银行正式职员的时候,拿到薪水想给丈夫买情侣对錶,怎幺知道赚得不多,买不了太好的手錶,不仅被丈夫以:「这样很难带到上班的地方去,也许打高尔夫时再戴。」尴尬的表示婉拒,并且很快地买了名牌錶送给梨花,向她表示:「妳也该戴好一点的手錶了。」

  除却心意被二次践踏的难堪之外,在此也展现两人收入与地位的天壤之别,更是强调男女关係上的永恆压制。儘管有了自主的经济能力,却还是只能屈从在夫权的淫威之下。也许正因为婚姻里不平衡的压抑,进一步使得工作能力还不差的梨花,将工作上所获得的自信转而去掌控地位与收入更在她之下的男人,恰是另类的报复,而或是对于传统刻板的性别规範一种颠覆。直到最末丈夫在妻子的忽视与不配合中察觉不对劲,因此忽有妥协的说:「也许我们可以生孩子,妳不是要孩子吗?」孩子突然成为一种挽回女性回到家里的最终手段,对嚐尽缤纷的自由与灿烂的慾望滋味的梨花而言,父权施予女性孕育生命的职责俨然成为再无趣也不过的束缚,于是假托工作忙碌,逃离丈夫的挽回。

奔腾的慾望之花──《纸之月》(纸の月)


  就如同许多描写红杏出墙的经典(《安娜‧卡列尼娜》、《包法利夫人》等等),结局势必要有道德性批判,对于女性的出轨情节给予无法挽救的悲惨作结,《纸之月》必然也得面对情人变心离去、所作的一切盗取被揭露并审判的恐怖。然而,《纸之月》最末的最末却留给观众一个奇异的开放式结局,逃亡异地巧遇儿时救济对象,像是满足了儿时的想像,在警方随后出现后,随即转身淹没在人群之中。这样的流亡究竟是获得了真正的救赎?开启永无止尽的自由旅程?还是仅只是陷入逃逃躲躲的苦难人生?我们以女配角隅赖子冷静的旁观着的视角,无趣驯顺的乖了一生的隅赖子去看着同样身为银行行员梨花精彩的大起大落,是否这样带着罪恶与不道德的享乐,才是人生应该勇敢去追求一次的自由?

电影资讯

《纸之月》(纸の月)─吉田大八,2014

上一篇: 下一篇: